首頁>政策服務>綜合政策
中國經濟進行時: 冬天雖冷,跑起來就熱了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 | 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期)

  新工業革命是什么?經濟形勢怎么看?實體經濟出路在哪里?高質量發展新動能怎么來?企業應該怎么辦?

  來這里看看,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有專家把脈,有高手支招,當然還有一不小心“口誤”泄露的政策新動向。是不是狠狠地撩了你一把?

  2018年12月29日,由人民日報社指導,《中國經濟周刊》、中國信通院、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共同主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在人民日報社舉行,厲以寧、方江山、黃奇帆、閻慶民、董明珠、宋志平等各路大咖輪番登臺,大招迭出,猛料不斷。

  本屆中國經濟論壇的主題是“新工業革命與高質量發展”,制造業自然成了焦點議題。

  身在黨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副總編輯方江山明確指出:先進制造業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鋒,也是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創新是傳統產業改造升級的助推器,也是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能。

  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一上場就開門見山:“什么是實體經濟?房地產算不算實體經濟?”

  這個問題提的好!

  如果連實體經濟的概念都沒弄清楚,談新工業革命就是沙子上蓋大廈,地基不牢,遲早要倒。

  閻慶民副主席透露,前一段時間,國家統計局和相關宏觀部門都在研究到底什么是實體經濟。結論是什么呢?“我們縮小到制造業,縮小到工業,以先進制造業為代表的實體經濟”。

  董明珠直接端出了與雷軍的10億元賭局作為例證。“當時是因為外界都在推崇輕資產,但是,如果大家都放棄了重資產,輕資產也就不存在了”,董明珠說,“今年國家再次強調,不能脫實向虛,就是這四個字,就足以說明(這場賭局的)輸贏了。”

  >>冰火兩重天

  先進制造業這幾年發展得怎么樣呢?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習慣用數據說話,但他的數字很感性,叫做“冰火兩重天”。

  寒風颼颼的是傳統制造業。黃奇帆說,近五年傳統制造業和服務業規模年均增長率僅僅2%3%左右。

  先進制造業卻是冬天里的一把火。一比嚇一跳:與戰略新興制造業有關的產業每年10%15%左右的速度在增長,生產性服務業、服務貿易等戰略性新興服務業則以15%20%左右的速度在增長,而包括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互聯網在內的顛覆性數字產業則以每年25%左右的速度增長。

  看樣子,不是經濟不好,而是你所處的行業不對。選擇方向不對,再多的努力也白費。跟著國家戰略干先進制造業,四年就翻番,這就叫風口,就叫大鵬一日乘風起。俗點,就是站在風口,是頭豬也能飛上天。

  >>先進制造業怎么干?

  不過,會場底下有企業人士也悄悄地吐槽,說得都不錯,但先進制造業是那么好干的?

  確實如此,干革命又不是請客吃飯。新工業革命,要先從靈魂深處干起,先得轉換思想,改變習慣。

  這要向剛榮獲“改革先鋒”稱號的厲以寧教授學習。年近九十高齡,老爺子依然思想新銳,做派新潮。他已經連續參加八屆中國經濟論壇,今年身體欠佳不能出席,還通過視頻為中國經濟論壇作了主旨演講。

  厲老諄諄教誨:“是什么阻礙著我們呢?是舊的發展方式。過去了這么多年,我們也習慣了,但舊的發展方式必須改變。這樣的話才有新技術,才有新的產品,進一步地把新技術放在前面,因為經濟變化是很快的。如果不用新的生產方式來做,我們跟其他國家競爭過程當中,仍然是走在后面。”

  天下事為者不難,不會要先學。這是個挑戰。方江山副總編認為,國家學習、企業學習和個人學習是新工業革命時代的重要主題,也是決定一個經濟體能否抓住新工業革命機遇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以及實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關鍵。

  黃奇帆直接給各企業提出了建議:企業要審時度勢,在沉沒的地區要跳出來,最重要的是要躍身于周期產業。現在啟動階段進去,一般成功率比較高,在冰火兩重天里迎接火鳳凰的未來。

  最熱的熱點在哪里?

  如果給寒冬中最熱的產業經濟話題排名,一定有不少人認為如果工業互聯網甘居第二,沒有誰敢爭第一。“BAT們”視之為“互聯網的下半場”。

  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秘書長、中國信通院總工程師余曉暉介紹,工業互聯網需要把工業自動化技術、生產技術、通信技術、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所有技術集成在一起。

  這得多難啊!幸好有5G。余曉暉特別強調:5G是對工業體系有顛覆性變革的技術

  “到目前為止整個全球工業體系應用無線技術,我們沒有更好的技術可以滿足工業性能,但是5G提供了非常大的可能性。”

  So,明白為何有人對華為、中興念念不忘,還搞五眼聯盟了吧?

  難怪黃奇帆為了聽完中國經濟論壇上的這場工業互聯網對話把機票都改簽了還舍不得走。

  然而,我們當然不會忘記還有不少領域,而且是核心領域仍備受制約。

  東土科技董事長李平表示,“我國的工業互聯網上層應用,也就是工業生產資源信息化整合現在做得非常好,因為我們有阿里巴巴、騰訊這樣的互聯網巨頭,非常容易做到;但在工業底層控制要素的更新換代上若想要有全球競爭力,要有耐心來做,還要有巨大的投入,這是我們需要重視的。”

  如果做不好底層的工業控制,那就意味著將新工業時代我國工業生產的自主性和可控性全部拱手讓出。

  不光是這一個領域。

  國防科技工業專家李連宏博士就坦率地指出,我國高端制造、動力、軟件、核心元器件、材料等“五大瓶頸”技術制約問題沒有根本解決,機械加工、半導體加工、光學加工等高端設備依然進口。更為重要的是國防軍工廣泛采用的三維設計結構分析、流體力學、數據庫、數據管理軟件等這些軟件都是幾乎由法國、美國與德國相關公司壟斷,像特種傳感器、大規模集成電路、特種元器件等基礎性材料與原材料嚴重依賴進口。

  差距就是方向,已經有人跑在前面了。在曾經身兼兩大央企董事長的宋志平看來,向先進制造業轉型,要做好四個轉型:第一、高端化,不能越做越低端;第二、綠色化;第三、智能化,做大互聯網、大數據、大數據、智能化;第四,國際化。

  現在,以水泥為主的中國建材規模已達到3500億元,不過,如果你還認為它是玩水泥的,那就low了。宋志平在中國經濟論壇上說:“中國建材這些年培育出來一大批新材料,國家領導人跟我說,你這個公司不要叫中國建材,應該叫中國材料。”

  這是提前透露要更名的節奏?

  航天科工也是龍頭,自然要領跑,2009年開始推出云制造的概念,兼容智能制造、協同制造,解決多品種、小批次、離散制造的問題。搞制造的人都知道,人家玩得真叫專業高難度。

  格力那自然不多言。10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格力電器視察時指出,實體經濟是一國經濟的立身之本、財富之源。先進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一個關鍵,經濟發展任何時候都不能脫實向虛。

  董明珠在論壇演講中說,總書記給格力的發展送了兩句話:“一定要走自力更生奮斗的道路,一定要堅持自主創新搞建設。我認為這兩句話對每個企業來講都是至關重要。”

  >>軍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術

  自主創新談何容易?中信信托副總經理蔡成維說,隨著中國的崛起,我們所面臨的世界政治經濟格局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2018年我們所經歷的一些事件,從年初的中興通訊事件、到美國制裁中國軍工科研院所、到遏制中國高端制造、到中美貿易摩擦,作為普通民眾,也越來越認識到自主核心技術對一個國家來說,不論是國家安全還是經濟安全都極端重要,可以說是國之命脈也不為過。”

  在現代工業化進程中很多革命性的技術及應用突破,都起始于軍用領域,然后通過技術轉移逐步擴散到民用領域,最終讓社會大眾受益。航天是個典型。不論是美國還是前蘇聯/俄羅斯,航天事業的發展都是由軍用轉為民用,而后轉為商用的。

  幾十年來,從全面封鎖中拼出來的航天技術當然是靠自己研發的。現在,我國航天技術在國際上處于第一梯隊,從航天各個系統、整個產業鏈擁有非常完整與齊全的配套體系。

  我國商業航天借著軍民融合之勢青云直上。西安羚控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段曉軍就說,軍民融合政策對無人機產生了非常大的促進作用,一些尖端的軍用無人機技術進入民用領域;同時基于一些獨特技術,民營無人機企業有機會能夠進入到軍品市場,相互推動。

  誰曾想,現在北京亦莊因為多家民營商業火箭公司聚集,竟被人戲稱作火箭一條街。

  2018年,美國對中國軍工院所的禁售,其中受影響最大的領域之一就是被錢學森稱之為“新技術革命關鍵和基礎”的電子測量技術。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禁售,國內企業也許還要等更久的機會呢。

  成都玖錦科技董事長周科吉就是玩這冷門技術的。在中國經濟論壇上,他展示了自主研發的電子測量高端儀器儀表,“就是國外不賣給我們的,而且是拿錢也買不到的。現在我們自主研發的多款產品能夠直接跟國外的公司進行PK。”

  這話,聽著提氣。

  中信科信首席技術官李連宏博士在論壇上透露了一個數據:近年來,軍工重大實驗設施、大型科研儀器、國防科技重點實驗室、國防重點學科實驗室向社會開放與服務范圍明顯加大,其中大型實驗設施、科研裝置向社會開放3000余項。

  核心技術藏著多少呢?有心的企業,趕緊去挖金礦吧。

  >>新杠桿來了?先進制造業就是金融支持的重點

  方向琢磨透了,擼起袖子加油干,國家的支持那也是杠杠滴。

  高質量發展,錢不會少。發改委財政金融司司長陳洪宛說,國家高端裝備制造業、戰略型新興產業能夠在融資方面得以確保與支撐。

  吉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胡斌表示,吉林金融機構、金融體系正抓緊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的“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字方針,財政與金融相互協同發力,培育和扶持先進制造業企業,“2019年可期可待。”

  陳洪宛還認為,要破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核心問題還是要擴大直接融資比例,“現在為什么覺得融資貴呢?確實國民儲蓄率高,是幾千年老百姓生活習慣,就是錢存在銀行,所以我們需要擴大直接融資的比例。”

  在首屆進口博覽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這就是對創新,對新工業革命的直接支持。當然,關于新工業革命與高質量發展,習近平總書記也是一次又一次地強調,關懷備至。

  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在中國經濟論壇上公布的一組數據足以凸顯國家對先進制造業的支持力度。截至2018年11月底,戰略新興行業上市公司已達1268家,總市值11.9萬億元,在全市場占比分別為35%、26%。最近幾年,高新技術企業在IPO中的占比明顯提升。2018年以來已有65家高新技術企業實現IPO、占比71%,融資812億元、占比63%。

  不僅如此,閻慶民第一次放話:要給先進制造業“新杠桿”。這是全新的提法,瞬間點熱會場。

  新杠桿要加在哪里?先進制造業的重組并購。閻慶民副主席介紹,2018年10月,證監會完善了并購重組審核分道制,新增適用“豁免/快速”通道的產業類型,包括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及高技術船舶、先進軌道交通裝備、電力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新材料、環保、新能源、生物產業,以及黨中央、國務院要求的其他亟需加快整合、轉型升級的產業,進一步強化了科技創新導向,助推產業升級。

  開列的清單明明白白。“這一些企業我們今年在制度上進行大幅度提升內部審核效率,優化內部核準”,閻慶民說,“目的是發揮好并購重組對上市公司實現資源整合升級,加強并購重組,來整合實現新的杠桿,共同推進高質量發展。”

  冬天雖冷,跑起來就熱了。

 

捕鱼平台信誉高的 1914531选7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一天多少期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频 五分赛车计 500万计划网站 江苏时时百度贴吧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 11选5一定牛任五开奖秘诀 群英会定一胆技巧 时时彩最长历史记录 欢乐捕鱼 江西时时结果 福彩36选7 多彩腾讯30秒彩票 上期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