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產業發展>產業政策
人工智能如何從校園走進市場? 趁年輕死磕技術

      “我們的項目是用區塊鏈技術給各個行業提供解決方案和云服務。比如,一旦內容在網上發布,就可以通過我們的技術留下存在性證明,這樣就能解決版權存證問題了。”

  西安交通大學的創業者唐凌熟練地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記者,上面寫著:“紙貴科技,區塊鏈3.0生態構建者。首席執行官唐凌,Francis。”

  11月3日上午,唐凌的項目被選為“2018浙大雙創杯全國大學生創業大賽”的優秀代表,參加人工智能青年高端論壇,并進行路演。臺下坐著中國工程院院士陳純、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華先勝、賽伯樂投資集團總裁王陽等評委。

  接受采訪時,唐凌路演的緊張感還沒有完全消退,手指不自覺地攪在一起。盡管他對自己的項目非常有信心,但本屆大賽中,和唐凌一樣關注人工智能創業的競爭者頗多。

  比如,與“區塊鏈”熱度不相上下的“深度學習”技術也在大賽項目中有所體現。合肥工業大學的創業者段章領,就基于深度學習算法開發了一套礦井機車無人駕駛系統,他希望能夠用自己的技術將中國礦井開采的井下軌道運輸作業帶進無人時代。

  如今,包括區塊鏈、深度學習技術在內的人工智能科技已經被視為能夠決定未來世界格局的“兵家必爭之地”。大賽論壇也順理成章地將焦點放在了人工智能項目上。

  人工智能是對計算機系統如何履行那些只有依靠人類智慧才能完成的任務的理論研究。近年來,中國、美國、英國、日本、法國、加拿大和歐盟均發布了人工智能專項戰略或規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白皮書》顯示,截至2017年,全球人工智能領域融資總額持續增長。2017年我國國內人工智能投資金額再創新高,達到10.3億美元,初創企業在這一領域的表現非常活躍。

  顯然,這種活躍的氛圍也已經在校園彌漫開來。像唐凌和段章領一樣的學生創業者們,希望在遇到更大的困難之前,讓自己的技術和創意先在比賽中接受一番善意的考驗。

  從靈光一閃到公司落地,到底怎么做才能成功?

  在群雄逐鹿中受過“輕傷”但依舊沒下火線的年輕創業者們分享了一些心得;“大難不死,逢兇化吉”的導師們傳授了不少秘訣;已經“笑傲江湖”的各位評委也不吝賜教。綜上,一份學生人工智能創業攻略盡在眼前。

  找定位:探知穩定的需求

  “定位!” 這是唐凌兩度創業得出的結論。他穿著一身亮灰色西裝,腳踩一雙板鞋,笑著說:“單純上課比較無聊。”

  第一個創業項目被收購后,他又瞄準了區塊鏈技術應用。區塊鏈技術具有去中心化、時序數據、集體維護、可編程和安全可信等特點,特別適合構建可編程的貨幣系統、金融系統乃至宏觀社會系統。

  “但是這一技術的商業化并不成熟。” 唐凌說,“我們要找到用戶的痛點,給自己定位”。他希望提高區塊鏈技術的使用效率、安全性和可拓展性,真正改善這一技術在使用中的功能和性能。

  即將博士畢業的段章領創業出發點雖然和唐凌不同,但他們的起始思路非常相近。“我們需要明確用戶的需求,找到礦井運輸的痛點。” 段章領認為,他需要用技術解決礦井運輸的事故傷亡問題和效率問題等等。

  從大一到博四,段章領在導師韓江洪的實驗室里從“敲邊鼓”的角色成長為核心研發人員,他通過長期和礦井工作人員打交道,摸清用戶的具體需求。

  “其實是要找到穩定的需求。” 韓江洪在礦井運輸領域已經深耕了30年,無論在研發技術上還是在辦公司上,他都是段章領的導師。

  韓江洪特別強調“需求”這個詞。“純技術或者學術的研究有時候可以設定一些邊界條件,但應用項目的約束條件必須從客戶需求中來。” 他舉例說,理論上講,所有做無人駕駛系統的技術人員都會認為他們設計的算法必須能夠自動規劃路徑,但和工人們溝通的結果卻是,礦井軌道運輸根本不需要這一功能,礦里的運輸路徑需要固定,這樣操作起來更加安全可靠,如果讓算法自動規劃路徑,反而會增添麻煩和危險。

  搞計算機技術的人不一定了解行業,懂行業知識的人又不懂計算機,在這種情況下,雙方“長期和深入”的交流就顯得十分必要。

  因此,對于希望以技術驅動創業的學生們來說,韓江洪認為“必須先讓需求穩定下來”,在此基礎上,才能建立穩定的技術框架和穩定的商業模式。

  拼實力:趁年輕死磕技術

  找到痛點,確定具體而穩定的用戶需求之后,年輕的創業者們,歸根到底還是要拼實力的。

  當下創業基本可以分為技術驅動和商業模式驅動兩大類。在大賽人工智能青年高端論路演評委、賽伯樂投資集團總裁王陽看來,著眼人工智能創業的學生,應該趁年輕深耕技術,“在技術功底上有突破,將來才會有巨大的發展潛力”。

  “學習階段正是在技術上打基礎的時候。”王陽認為,學生應該避免盲目地追求商業模式。

  段章領和唐凌的選擇正好符合王陽的想法,都是靠技術起家。

  段章領的合工安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開發的礦井無人駕駛系統解決方案,涉及算法、控制邏輯、定位、導航、移動流媒體超低延時傳輸等方面的技術創新。

  拿訓練算法來說,段章領介紹,他們在深度學習算法的框架下,建立了近1000個礦井的井下場景數據集,目前對井下行人和各類障礙物的算法聯合識別率達到99.99%以上。而該團隊顧問自主研發的礦井機車運輸調度系統曾獲得過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技術過硬,是這些年輕人創業信念的基石。唐凌每每談到自家研發的技術,神情中總露出一股銳不可擋的勁頭。

  他曾經猶豫過是做區塊鏈底層技術還是直接做產品,“最后還是決定研發底層技術,畢竟賣產品需要很多行業資源,這是學生最欠缺的”。

  “現在我們只需要拼技術就行了。” 唐凌在路演中介紹,他們研發的技術在工信部最近的區塊鏈性能和功能評測排名中名列前茅。

  正是依靠技術的有力支撐,唐凌的紙貴科技公司已經完成三輪融資,剛剛進入小規模商用階段便獲得了5000萬元的年收入。而段章領的無人駕駛系統已經入駐淮北礦業桃園煤礦,并且公司正在與一家世界500強國企洽談,計劃打造礦井無人運輸樣板工程,力爭走出國門。

  學商務:找錢、找人學問多

  人工智能創業沒有技術不行,但只有技術也不行。

  “創業無外乎找錢,找人;管錢,管人。”王陽對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表示,“學生由于缺乏社會經驗,往往可能在辦公司的能力上比較欠缺。需要找到好的導師和機構來輔導他”。

  對于唐凌來說,錢的問題似乎并不困難,但組建團隊費了一番周折。他的合伙人是從網上技術交流社區里認識的“陌生人”——陳昌。

  唐凌和陳昌“網友見面”是在一場區塊鏈技術競賽上,唐凌記得:“他的團隊得了第一名。我就說服他跟我一起創業。”

  如何判斷一個陌生人是否靠得住?

  唐凌告訴記者幾個關鍵詞:坦誠、充分交流、交叉判斷。他本著坦誠的原則不斷和對方交換意見,然后再通過社交圈子中的交集從側面了解對方,這是唐凌和合伙人建立信任的基礎。

  而其他關于商務規范的問題,他選擇通過招聘的方式尋找能人來替他解決,同時大家也相互傳授經驗,共同進步。“我們公司內部有定期分享會,各個方面的問題大家都一起學習。”唐凌制定的企業文化是:簡單公開、終身學習。

  與唐凌不同的是,段章領在找人方面要順暢得多,他的團隊成員有不少是已有深入了解師長,但在找錢方面,他顯得特別謹慎。

  在尋找戰略投資人的問題上,王陽也認為學生創業者應該持有審慎的態度,不要急于求成。

  段章領不急于融資,他一直在揀選向他拋來的橄欖枝。見識過別人走過的彎路,讓他在融資方面表現出超乎年齡的冷靜。

  他很清楚,對于自己所做的項目來說,資源比錢更重要。他在等待礦業資金領投,這等于行業用資本開出了一張認可證明,只有拿著這樣的資金,他才算是真正打開了局面。

  但即使已經前思后想、考慮周詳,段章領還是和許多初出茅廬的學生一樣,在創業過程中遇到了這樣那樣的問題。

  “比如我們現在想申請享受一個優惠政策,突然要求提交一個創業就業證,之前完全不知道還存在這樣一種證明,辦了很久也沒有辦下來。”段章領希望創業政策在操作層面能夠更加便捷。

  “我們不能光鼓勵學生去創業,還應該給他們進行系統的培訓。至少讓他們對創業要素、辦事程序、政策法規等方面有詳細的了解。”韓江洪說,“此外,社會還需要給這些年輕的創業者在政策方面提供穩定的預期,讓他們相信怎樣做就會有怎樣的結果。這樣也可以避免不規范的操作”。(張茜)

(責編:車柯蒙、李昉)


捕鱼平台信誉高的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3分赛车开奖记录 快3开奖号码江苏 cc快乐飞艇 金龙棋牌最新版游戏安卓下载V9.0 北京体彩33选7全部历史 苏打绿歌曲免费下载 快速时时下载手机版 vr赛车 一小时多少钱 极速塞车开奖结果官网 时时彩开奖号96 赛车年开奖记录 海龙王捕鱼手机游戏 3分赛走势图怎么看 22选5综合走势图 三分彩是不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