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策服務>綜合政策
警惕中美經貿摩擦中的奇談怪論

○ 美國單方面挑起的貿易戰是美國極少數政客強加給中國的,中國在被迫應戰的同時也不放棄努力,爭取通過談判解決爭端,堅決捍衛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堅決維護經濟全球化和多邊貿易體制

○ 我們應當對當前的各種奇談怪論保持高度警惕,團結一心、統一思想,才能迎難而上,化危為機,開拓未來發展的一片新天地

近來,隨著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國內公共輿論場冒出一波奇談怪論,其中有3個代表性觀點誤導民眾、動搖民心、瓦解斗志,需要引起我們的高度警惕。

一是消極悲觀的“投降論”。

美國貿易霸凌主義違背市場經濟原則,通過加征關稅的自殘方式,企圖中斷市場形成的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迫使中國屈服,損人不利己,難以得逞。對此若一味妥協投降,不僅是助紂為虐,也難以從根本上緩解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

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今天,國際產業分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美國加征關稅的中國產品中,有約50%以上的產品是在華外資企業生產的。美國全國商業經濟協會最近的調查顯示,有75%的企業稱,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對他們的業務產生了不利影響。美國經濟學家的研究結果顯示,目前美國的關稅收入不足以彌補進口商品消費者承受的損失。據估計,美國企業和消費者每個月需要為此額外支付約30億美元。美國加征關稅的舉措將激起來自貿易伙伴的一連串報復措施,美國農產品銷售困難,大批農場主面臨破產倒閉,大批消費者搶購中國商品,生產者紛紛囤積來自中國的原材料和零部件。一些美國著名跨國企業紛紛表示或已經實施將生產工廠遷出美國,以維持其全球產業鏈和價值鏈,這與美國政府發起貿易戰的初衷事與愿違。美國廣大消費者和企業家們正以自己的方式向白宮表明:人為切斷各國經濟的資金流、技術流、商品流、產業流、人員流,不符合市場經濟規律,也不符合全球化發展的時代潮流,必將以失敗告終。

從歷史上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美國打著縮小貿易逆差、保護本國產業的旗幟對日本發起了貿易戰。盡管日本一再妥協退讓,全面接受了美國條件,但日本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并沒有隨之下降,這種狀況在雙方的貿易拉鋸戰中延續了10年左右,直至1985年簽署了廣場協議。之后,日元大幅度升值,吹大經濟泡沫繼而破滅,日本陷入“失去的二十年”的經濟發展停滯深淵,美國則憑借信息產業再度繁榮。

歷史和現實的事實說明,貿易戰違背世界潮流、違背經濟規律,不得人心,不僅不能減少雙方的貿易不平衡,還會導致經濟長期停滯,損害國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對于強加給中國的貿易戰,懼怕和投降都沒有用,只能使美國政客更加肆無忌憚地打壓中國,遏制中國發展,只有正視現實,勇敢面對,敢于應戰,達到以戰止戰或以戰促和的目的。

對于美國挑起的貿易戰,一直以來,中方本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為解決中美經貿爭端作出了大量努力,顯示了極大誠意,也作出了一些妥協讓步。但美國依舊一意孤行,言而無信、出爾反爾,變本加厲對我國進行極限戰略施壓和戰術訛詐,其真實目的顯然絕不只是縮小貿易逆差,而是要在更廣泛意義上遏制中國發展。對此,中國已退無可退,只有針鋒相對,才有可能改變他們對中國的戰略誤判,實現“以戰止戰”。幻想通過投降、退讓,祈求和勸說美國執政當局發發善心、回頭是岸是不可能的。中國有底氣、有信心,不想打但也不怕打貿易戰。

二是別有用心的“文明沖突”論、“意識形態沖突”論和“制度沖突”論。

近期,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基倫·斯金納,拋出了所謂美中“文明沖突”“文明較量”“文明對抗”的論調,試圖給中美關系制造新的麻煩。國內也有個別人及時呼應,將中美經濟貿易領域的矛盾,上升為“文明沖突”“意識形態沖突”和“制度沖突”的高度,肆意夸大中美貿易戰的嚴重程度,恐嚇普通老百姓,唯恐天下不亂。

文明沖突、意識形態沖突和制度沖突是深刻和長遠的沖突,也是嚴重對立、難以化解的沖突,把中美間的經貿摩擦上升到文明、意識形態和制度沖突不僅是錯誤的、愚蠢的,也不符合現實。對中國的貿易戰是美國發動的全球性貿易戰重要組成部分。去年以來,秉持“美國優先”的理念和美國在全球貿易中“吃虧了”錯誤認識,美國政府發動了美國有史以來空前規模的全球性貿易戰,不僅向中國、印度、俄羅斯、土耳其、墨西哥、巴西等新興經濟體國家加征關稅,對歐盟、加拿大、日本等文明和制度相同的美國長期盟友也同樣發動貿易戰,世界貿易秩序遭到嚴重沖擊和破壞,世界經濟復蘇的勢頭受到不利影響,遭到全世界的普遍反對和抵制。

近期統計顯示,美國已經對36個國家實施制裁或威脅實施制裁,這其中大多數國家的文明、意識形態和制度與美國相同或相似,由此可見,目前世界的主要矛盾是美國少數極右政客與全世界愛好和平發展的國家和人民之間的矛盾,中美經貿摩擦絕不是什么“文明沖突”“意識形態沖突”和“制度沖突”,而是美國極少數政客們違背全球化發展的大趨勢,違背市場經濟規律的一意孤行、倒行逆施。歷史終將證明,經濟全球化與自由貿易的大勢不會被少數美國極右政客逆轉,美國損人不利己的行徑必將以自食其果而告終。

文明沒有高下、優劣之分,只有特色、地域之別。世界上也沒有完美無缺的制度,只有互相學習借鑒,包容共生。東西方文明都是人類文明進步成果,愛好和平、民主、自由、平等的共性使中美兩國在反對法西斯侵略、反對恐怖主義威脅和應對全球性問題挑戰等多方面取得過輝煌合作成就。歷史和現實充分說明,中美文明是可以深入合作、相互包容的。新時代,面對全球性問題挑戰和兩國經濟結構性矛盾,中美兩國應該攜手合作,求同存異,重建中美互信,共同對抗野蠻沖突和不文明,盡快形成“文明的對話”,繼而形成“文明的攜手合作”和“文明的共治”。這無疑將有益于中美經貿摩擦的解決,也有利于維護世界和平發展的大局。

改革開放至今,中國實行的是對外開放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未來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歷史、現實以及可預見的未來充分說明,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可以長期和平共處、共同發展的。中美兩國之間的經貿摩擦絕不是制度沖突,兩國完全可以按照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通過友好協商解決雙方之間的矛盾問題。

三是“指責中國論”。

有人認為是中國試圖挑戰美國霸權,才使得美國把中國當作戰略競爭對手加以遏制,這種論調是錯誤的,完全是罔顧事實。美國對中國的內部演變和外部戰略遏制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從1999年轟炸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事件,到2000年后對華施行“遏制性觸摸戰略”,再到近10年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美方在南中國海、東盟和朝鮮半島頻繁挑事,同時推出TPP和TIPP等排除中國的少數國家自貿協定小圈子。

事實表明,美國遏制中國發展具有長期戰略一致性。盡管如此,中國改革開放的腳步從未停歇,為發展爭取了更大的空間,為廣大發展中國家爭取了權利和利益,為世界經濟復蘇貢獻了中國速度和中國力量,為完善全球治理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近年來,中國先后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發起成立了金磚銀行和亞投行等,得到世界各國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普遍歡迎。亞投行的“朋友圈”有85個國家參與投資,“一帶一路”倡議已經結出豐碩成果。中國對世界和平發展的貢獻,是一個負責任大國應有的貢獻和擔當,如果說這些貢獻刺激了美國右派政客敏感的神經,這不是中國的錯,不應該怪罪中國,而應該怪美國某些政客的傲慢、偏見、敏感和冷戰思維導致對中國的戰略誤判。

從歷史上看,定義并遏制對手一向是美國為保證本身強勢的戰略慣性。有人曾總結,自1894年美國GDP成為世界第一以來,在美國的“戰略詞典”里,有一個“60%規律”:當另一個國家經濟規劃到達美國的60%,并有增長趨勢,有快速趕超美國的可能性,美國就一定會將其定義為對手,要想方設法遏止住對手的增長。不管是當年的蘇聯、日本、歐盟,還是今天的中國,不管是否具有相同的文明或制度,概莫能外。目前,美國秉持其一以貫之的霸權邏輯和冷戰思維,將中國視為“戰略對手”。對于這樣的“對手”,美國政客們慣用兩種手法,一是夸大對手的威脅,爭取美國民眾對“美國再次強大”的政治支持;二是采取各種戰略戰術,企圖在各個層面遏制對手的超越。

因此,不管中國怎么做,在美國看來都已危及到了其榜首地位。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經濟總量現在已經超過美國的60%,是日本、德國、英國的GDP之和,已經是世界第一的制造大國、貿易大國、最大外匯儲備國。如此大的經濟體量、如此重要的國際地位,不是“低調”就能韜光養晦的,就像一頭大象難以隱藏在小樹林中。雖然中國多次重申將始終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提出構建“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中美新型大國關系,反復強調“有中國特色的道路決定了中國決不會重蹈國強必霸的覆轍,也決定了中國既不會成為美國,也不會挑戰美國,更不會取代美國”,并付諸行動,但美國某些政客們仍然固執地堅持對中國的戰略誤判。

我們應該清醒地認識到,美國單方面挑起的貿易戰是美國極少數政客強加給中國的,中國在被迫應戰的同時也不放棄努力,爭取通過談判解決爭端,堅決捍衛國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堅決維護經濟全球化和多邊貿易體制。我們應當對當前的各種奇談怪論保持高度警惕,團結一心、統一思想,才能迎難而上,化危為機,開拓未來發展的一片新天地。(石建勛)

(作者為上海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副主任、同濟大學教授)

(責編:莊紅韜、付長超)

 

捕鱼平台信誉高的 pk10冠军百期错一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彩票走势图大全软件下载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 捕鱼达人2 吉林时时骗局 华东十五选五专家推荐 网易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平台 五大联赛水平排名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秒速时时号码 王中王铁箄盘开奖结果免费 阿拉德之怒mg官网在哪 黑龙江时时不 开奖api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