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策服務>綜合政策
中國經濟長期向好基本面不會改變

 

       2月28日,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突破90萬億元,比上年增長6.6%;全年居民消費價格比上年上漲2.1%,低于3%左右的預期目標。      

  ● GDP破90萬億,同比增6.6%

  據初步核算,2018年全年國內生產總值900309億元,比上年增長6.6%。人均國內生產總值64644元,比上年增長6.1%。國民總收入896915億元,比上年增長6.5%。

  具體分產業來看,第一產業增加值64734億元,增長3.5%;第二產業增加值366001億元,增長5.8%;第三產業增加值469575億元,增長7.6%。第一產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7.2%,第二產業增加值比重為40.7%,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為52.2%。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中心主任黃志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8年,我國GDP總規模首次超過90萬億元,但增速持續下行到6.6%,也創下了1991年以來新低,但這種增速下滑是經濟新常態的正常現象。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也表示,盡管當前國際環境深刻變化,國內結構性矛盾突出,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下行壓力加大,但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經濟發展韌性好、潛力足、空間大的特征不會改變,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改變。

  經濟結構方面,統計顯示,2018年全年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為76.2%,比資本形成總額高43.8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總額的貢獻率為32.4%,貨物和服務凈出口的貢獻率為-8.6%。

  ● CPI較上年上漲2.1%

  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居民消費價格比上年上漲2.1%,低于3%左右的預期目標。其中,食品煙酒價格比上年上漲1.9%,衣著價格上漲1.2%,生活用品及服務價格上漲1.6%,均低于居民消費價格總漲幅。

  此外,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上漲3.5%。工業生產者購進價格上漲4.1%。固定資產投資價格上漲5.4%。農產品生產者價格下降0.9%。12月份70個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月同比上漲的城市個數為69個,下降的為1個。

  上海財經大學國際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向《國際金融報》記者分析稱,物價水平同比增速的下降也是與目前經濟下行的狀況相對應的,說明目前經濟狀況不是特別理想,企業和消費者的需求不足,因此價格相對比較疲軟,缺乏上升的動力,出現一定程度的供過于求,也就是所謂的產能過剩、企業庫存過多。

  ● 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

  據統計,2018年年末,全國就業人員77586萬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43419萬人。2018年,城鎮新增就業1361萬人,比上年增加10萬人;年末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4.9%,比上年末下降0.1個百分點;城鎮登記失業率為3.8%,下降0.1個百分點。全國農民工總量28836萬人,比上年增長0.6%。其中,外出農民工17266萬人,增長0.5%;本地農民工11570萬人,增長0.9%。

  ● 外匯儲備3.07萬億美元

  截至2018年末,國家外匯儲備30727億美元,持續保持在3萬億美元以上,比上年末減少672億美元。全年人民幣平均匯率為1美元兌6.6174元人民幣,比上年升值2.0%。

  黃志龍對此指出,盡管國家外匯儲備較上年末有所回落,但沒有跌破3萬億美元的關口,這在人民幣持續貶值壓力之下實屬不易,主要是得益于國家加強了對無序的資本外流的管控,當然,2018年四季度人民幣匯率觸底回升,也對于四季度外匯儲備未現持續下滑有著積極的作用。

  ● M2比上年末增長8.1%

  貨幣供應量方面,截至2018年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余額為182.7萬億元,比上年末增長8.1%;狹義貨幣供應量(M1)余額為55.2萬億元,增長1.5%,均創下有統計以來新低。流通中貨幣(M0)余額7.3萬億元,增長3.6%。

  此外,2018年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9.3萬億元,按可比口徑計算,比上年少3.1萬億元;年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200.7萬億元,比上年末增長9.8%。

  在黃志龍看來,一方面屬于前期持續高速增長的正常回落,但也有2018年當年的一些短期因素。

  “其中,M1僅為1.5%,主要原因既有經濟活力下滑,企業存款定期化現象嚴重,為應對日常資金需求的活期存款減少。另外,房地產銷售的持續回落,也影響到居民存款向房地產企業活期存款的轉移,使得M1增速下滑。M2持續低迷主要是金融機構的信用創造意愿減弱,這也與社會融資規模增速低迷的現象是相一致的。”他進一步指出。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程實認為,未來的中國貨幣政策將變中求穩,短期托底經濟增長,為增質提升奠定物質基礎,長期適應于自然利率下滑的趨勢,而不再過度刺激;財政政策張弛有度,短期發揮調結構的作用,積極推動“寬信用”發力,長期對應于經濟、社會、人口等變化,保持可持續性;產業政策破立結合,短期扶持“硬核”新經濟崛起,促進市場規模和技術優勢的融合,長期配套于整體改革的方向,助力中國獲得全面市場經濟地位。

(責編:楊曦、仝宗莉)


捕鱼平台信誉高的 捕鱼大亨3现金版 现在哪个app能买北单 46棋牌平台 重庆时时计划公众号 广东36选7福利彩开奖给果 金蟾捕鱼技巧 极速时时器 31选7玩法中奖规则 2019年3d试机号和开奖号 吉林时时早上几点开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 250计划时时彩 购买时时彩是否合法 四川时时平台网站 宁夏11选5开奖结 广东时时官网下载